新聞資訊

“十二五”不點名競争 鋼鐵業重組各展其能

浏覽量
【摘要】:
“十二五”開局之年,鋼鐵業又掀起了一輪整合重組的小高潮。  5月末的河南,安陽鋼鐵集團宣布重組當地3家民營鋼鐵企業,江蘇沙鋼集團也跨區整合了河南省3家民營企業。此前不久,山東鋼鐵邁向實質整合,安徽省内馬鋼收編長江鋼鐵。  從過去被指各立山頭,進行抵禦性省内聯合,到現如今各企業追逐競争力,鋼鐵業整合從區域上、模式上和跨所有制層面都逐漸呈現寬松态勢。  5月29日,工信部原材料司副司長駱鐵軍在上海指出

  “十二五”開局之年,鋼鐵業又掀起了一輪整合重組的小高潮。

  5月末的河南,安陽鋼鐵集團宣布重組當地3家民營鋼鐵企業,江蘇沙鋼集團也跨區整合了河南省3家民營企業。此前不久,山東鋼鐵邁向實質整合,安徽省内馬鋼收編長江鋼鐵。

  從過去被指各立山頭,進行抵禦性省内聯合,到現如今各企業追逐競争力,鋼鐵業整合從區域上、模式上和跨所有制層面都逐漸呈現寬松态勢。

  5月29日,工信部原材料司副司長駱鐵軍在上海指出:作為行業管理部門,工信部認為目前鋼鐵産業内跨地區和區域内重組這兩種模式,都值得推進和嘗試。而最終的目标,是放手企業自由競争,“十二五”期間形成3到5家有國際競争力的鋼企,6到7家有較強競争力的鋼企。

  “我們也不點名,大家競争,最後看誰能變成這幾家有競争力的企業。”駱鐵軍表示。

  兩種模式并舉

  河南一個月内6家民營鋼企被重組,區域與跨區兩種模式并舉區域内重組和跨區重組兩種模式,在中部大省河南并行不悖。

  5月26日,河南的鋼鐵業大規模聯合重組拉開大幕。安陽鋼鐵集團重組了河南鳳寶特鋼有限公司、安陽亞新鋼鐵有限公司、安陽新普鋼鐵有限公司這三家民營鋼企。

  效仿河北鋼鐵對省内民營企業“漸進式股權融合”,此次安鋼以商譽、管理等資源出資到3家民營鋼鐵企業,建立股權投資關系,安鋼将分别持有每個新公司10%的股份。

  此次被安鋼重組的三家民營鋼廠,均具有一定規模,合計年産能達到500萬噸。聯合重組後,3家企業成為安鋼成員單位,新公司後續發展納入安鋼集團公司總體規劃。

  目前,安鋼年粗鋼産能1300萬噸,是河南最大的鋼鐵企業,因本身技術水平、盈利能力的原因,還曾被鋼鐵央企視為可重組借力、進軍中原市場的目标。此番主動出擊重組,既有省内支持,亦有“漸進式”合作不需資金的誘惑。

  河南省副省長陳雪楓認為,這将為河南省鋼鐵企業“在更大範圍、更高層次聯合重組創造條件、積累經驗”,安鋼董事長王子亮也對媒體表示“接下來,還會考慮進一步重組。”

  同樣是在河南,5月30日,沙鋼集團宣布跨區整合河南三家民營企業。

  沙鋼以集團子公司安陽永興鋼鐵公司為主體,聯合安陽華誠特鋼公司、河南彙豐管業公司、河南利源煤焦集團公司3家公司,共同組建一個新集團——河南沙鋼聯合鋼鐵集團有限公司,4家公司在新集團中各自持有股權。  其中,安陽華誠特鋼公司是集煉鐵、煉鋼、軋材于一體的民營鋼企,河南彙豐管業公司則是經國家批準立項的股份制民營公司,河南利源煤焦集團公司是河南省三大煤化工産業園區的骨幹企業,也是一家股份制民營公司。

  當天,沙鋼集團董事局常務執行董事、總裁龔盛表示:河南沙鋼聯合鋼鐵集團有限公司成立後,将形成年産鐵400萬噸、鋼400萬噸、材300萬噸和冶金焦270萬噸的生産能力,預計2011年年底,河南沙鋼聯合鋼鐵集團有限公司将實現産值265億元。

  重組各顯其能  兼并重組最後目的,是要培育一批有國際競争力的鋼鐵企業

  “重組方式現在有兩個,一個是跨地區的,以鞍鋼寶鋼等為代表的。還有一種是區域内,以河北山東為代表。中國的鋼鐵很複雜,區域也不一樣,所以這兩種方式我們反複争論,各自持不同觀點。但是我們覺得都應該向前推進,都應該作為嘗試的一種方式。”5月28日,工信部原材料司副司長駱鐵軍在上海參加一個論壇時這樣表示。

  從目前看來,在寶鋼布局湛江、武鋼發展防城港、鞍鋼重組攀鋼等重大跨區案例落子後,省内聯合重組,将在一定時間内進入深耕期。

  5月18日,濟南鋼鐵、萊鋼股份臨時股東大會分别審議通過了濟南鋼鐵吸收合并萊鋼股份、濟南鋼鐵發行股份購買濟鋼集團、萊鋼集團相關鋼鐵主業資産等議案。

  山鋼集團鋼鐵主業重大資産重組交易,至此完成兩家A股上市公司的法定審批程序。

  4月27日,馬鋼決定投資12.34億元,購買長江鋼鐵非公開發行股份6.6億股,占長江鋼鐵增資擴股後總股本的55%,由此正式并購安徽長江鋼鐵,成為繼馬鋼整合合肥鋼鐵之後,安徽省内鋼鐵業的又一大動作。

  對于鋼鐵業“十二五”規劃中“十大”關鍵領域中,位列第一位的就是“兼并重組”,駱鐵軍表示應按照國務院确定的市場化運作,企業作業、政府引導的原則,以優勢企業為兼并充足的主體,結合淘汰落後技術改造和優化布局。

  “兼并重組最後的目的,是要培育一共十幾家有國際競争力的鋼鐵企業,這不是單純指量的增大,而是綜合考量産品質量、技術水平,最關鍵一點,一定要有盈利水平,滿足下遊行業的需求。”駱鐵軍說。來源:21世紀經濟報道